Crocodile

a sorta fairytale

[黄喻]无嫌猜

黄少天X喻文州, @攸 老师的点文,梗属于她,如果要砸臭鸡蛋请找我。经同意后放出。

部分参考番外,部分私设。

生贺大概来不及了,容我用这个勉强充个数吧XD



“谢谢前辈指教。”喻文州轻轻地推开键盘,站起身来,平静的脸上丝毫看不出刚刚连续三盘单挑战胜蓝雨队长的喜悦。

魏琛点了点头,撂下一句“好好加油”,匆匆地走出了训练室。

“卧槽,吊车尾也有两下子嘛,来来来我们俩来PK一把。”平时跟喻文州关系算不上特别密切的同龄人纷纷围上来,领头的自然还是黄少天。

“先把今天的训练做完!”一直站在旁边的方世镜犹豫了一下,还是追了出去,不过临走的时候没忘对准蹦哒地最厉害的黄少天脑门上来个爆栗。

“靠靠靠靠靠说了不要打头会长不高的好吗!”黄少天小声嘟囔,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什么都要拿来比一比,他在蓝雨训练营里各种成绩向来都是独占鳌头,唯独身高是个致命伤——甚至比那个手速测试永远倒数第一的喻文州还要矮上一点。

只是当时的他并不知道,这点差距在未来的几十年里都没能得到反超的机会。

虽然只是副队,但是兼职训练营管理的方世镜的威信在这群小鬼心里显然比魏琛要高得多,本来围着喻文州的人渐渐散了,纷纷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打开了训练的专用软件。

喻文州也已经走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个在整个训练室最右边的角落里的座位,隔着厚重的显示器,黄少天看不到他的脸,只能透过屏幕下沿和桌面之间的缝隙瞟到一双骨肉均匀而皮肤白皙的手,在不紧不慢地做着手操。

明明是自己都做到烦了的动作,黄少天却盯了好一会儿,才突然回过神来。他心里头有点莫名其妙的焦躁,却不知道是从何而来。


属于蓝雨的第二赛季结束得很早。

虽然在常规赛的表现已经让不少媒体发出江河日下的议论,但是很少有人能在赛前就预测到同样拥有银武的索克萨尔在面对一叶之秋的时候会显得如此的不堪一击。

脆败,双杀。

结果在第一回合才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已成定局,即使是最死忠的蓝雨粉丝,对主队能否在第二回合扳平比分也毫无信心可言。

唯一的例外,大概就是黄少天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预先就意料到了结局,魏琛和方世镜把整个训练营经过遴选剩下的学员们都带到了看台上,毫无顾忌地让他们目睹了前辈们的挣扎和落败。

一场惨败,让看台上的黄少天落下泪来,甚至让在自己的人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对“荣耀”这个游戏生出了些许怨恨的情绪。

一直以来,敏锐的嗅觉就是他在荣耀中驰骋的不二法宝,这一点有的时候甚至也延伸到生活中来。比如战队的前途不定,比如魏琛的行将退役,他隐隐约约有所预感,却只恨不能捂住耳朵闭上眼睛,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成长,来得猝不及防。

因为魏琛被保安请下场的一幕所引发的笑声渐渐低了下去。荣耀联赛才刚刚成立两个赛季,能来现场观战的大多都是铁杆中的铁杆,更有不少是跟他们一样的训练营学员,甚至干脆是被淘汰的职业选手。他们没有那么多情怀可供触动,很快地就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还在进行的另外几场比赛上去。

黄少天吸了吸鼻子,看到自己的右手边摆着一包纸巾,他伸手去拿,下意识地说了句谢谢,目光瞟到坐在他身边的喻文州,却不料后者似乎也和其他人一样,对刚才发生过的事情毫无反应,依然冷静地观察着比赛的进程,还时不时在自己的硬皮本上写上点什么。

“你!”黄少天心中无名火起,刚要发难,却被手机的振动声音打断。他拎起来还没解锁,就已经扫完了那短短的一行字——在刚刚结束的赛后新闻发布会上,魏琛正式宣布退役。

“靠……”他下意识地想要站起来,却清楚地知道自己现在根本没办法接近正式选手们的专用通道,更何况方世镜的短信紧接着就跟了进来。

“所有比赛结束之后在B出口集合,一起回酒店。”

不管后头的比赛如何的精彩,黄少天都看得有些心不在焉。好不容易熬到结束,在出口处的一群前辈里,却已经没了那个猥琐的“老鬼”的身影。

训练营的学员们大多把目光投向了黄少天,他和魏琛之间的关系好得有目共睹,这种时候也理所应当地由他来向方世镜询问前任队长的去向。

方世镜却仿佛早有准备,一句轻描淡写的“老魏自己先走了”,反倒让黄少天的一大肚子话无处可说。

他们和职业队的队员们坐同一辆大巴回联盟安排的酒店,一路上都安静得可怕。

草草吃过晚饭回到房间,黄少天伸长着手臂仰躺在床上。赛场上发生的一切仿佛走马灯似的在他脑海中盘旋。

方世镜说魏琛先走了,是走去哪儿了?是回G市了?还是……回家了?

身边一直稳定而均匀的键盘声停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黄少天向来耳力极佳,游戏里二十个身位格内的风吹草动都逃不出他的耳朵。现在即使是闭着眼睛,他也知道是同住的喻文州轻轻合上笔记本电脑,从行李箱里翻出换洗的衣物,走进洗手间,打开了花洒。

酒店的隔音不太好,淅淅沥沥的水声听得他心烦意乱,他不明白这个人怎么能如此的平静,似乎蓝雨的失利没有对他造成丝毫的影响。

他越想越气,一跃而起,几步窜到洗手间门口,却不料门突然从里面打开。

换了睡衣的喻文州显然也被直愣愣立在门口的黄少天吓了一跳,他一边偏着头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往外面走,“你要用洗手间吗?小心地滑。”

黄少天突然伸手揪住他的领口,想要像电影里一样把对方拎起来,却碍于身高的差距没能成功。他愣了一下,看着喻文州本来低垂的眼睛抬起来看了自己一眼,深黑色的瞳孔仿佛一面镜子,没什么情绪,只是单纯地印着他自己愤怒的表情。

“你这个人是不是没有良心!蓝雨都这样了你……”他是出了名的口齿伶俐,但是在喻文州淡漠地注视下却越说越没了底气。

“你的手不要了?”喻文州的声音没什么波动,黄少天却才醒悟过来因为自己的用力过猛,对方领口的扣子硌着他的手已经在隐隐发痛。他触电似的松开手,喻文州抱着换下来的衣服绕开他,抛下来一句话,“荣耀就是这样的,优胜劣汰。”

黄少天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一直以来,不管是在网游里还是在训练营,他都是众星拱月的佼佼者,即使偶尔遇到pk不赢的,对方也多会称赞几句他前途无量。

他一直坚信,只要自己上场,一定就能代表蓝雨获得最终的胜利。可是现实却像鞭子,狠狠地打醒了他。

他梦游一样回到自己的床上,哑口无言地看着喻文州对着自己的笔记本继续写写画画,像是察觉了他注视的目光,喻文州又抬起头来,轻轻地说了一句,“像我这样的人都还没有放弃,你难道害怕了吗?”

跟黄少天不同,喻文州从交上训练营申请表的那一天开始,就从没有被人看好过。一次又一次的测试选拔,黄少天永远高居榜首,他的名字却往往徘徊在及格线的附近。即使是在训练营里三败队长,在许多人看来也不过是侥幸罢了。

这样的经历让他比黄少天更早地体会到了隐藏在荣耀的华丽光影之下的另一面,竞技体育所势必伴随的残酷。

黄少天觉得自己胸口本来卡着一个膨胀到快要爆炸的气球,喻文州的话却像是一个缺口,让里头的气体一点点地泄了出来。

“怕……怕什么!”他终于挤出来几个字,却自觉弱了气势,干脆拉起了被子把自己裹起来团成了个球。他这一天本就经历了一番大喜大悲,在黑暗的笼罩下居然就这么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方世镜最近颇有些头痛。他虽然习惯了收拾烂摊子,魏琛的突然离开还是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困扰。别的不提,本来活泼好动得甚至让人头痛的黄少天如今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连话都少了许多。

虽然蓝雨已经被淘汰出局,但是全队还是按计划留下来观看接下来的比赛。黄少天在异乎寻常的沉默之外,关注比赛时湛然生光的一双眼睛却是丝毫不变。

半决赛。

决赛。

斗神与拳王的对决足以让每一个荣耀迷热血沸腾。然而黄少天心中思索的,却是自己与这两位顶尖高手之间的距离。

天赋一般的敏锐直觉让他能不借助回放就可以快速高效地观察到每一个细微的操作。一直以来,他都以自己即使在训练营里也不多见的超高手速而自豪,在pk的时候他也经常单靠手速就可以碾压对手。可是通过观察这两位站在荣耀顶峰的选手的比赛,他似乎隐约感到了在手速之外,一些更重要的东西——即使当时的他还不足以将之提炼并形成自己的风格,这却像是一粒种子,埋进了他职业生涯的起点。

“我觉得,我可能还没有准备好。”相比刚进蓝雨训练营的时候就跃跃欲试想要大显身手的黄少天来说,这样的话显得突兀却又顺理成章。

他看到了差距,也从差距中汲取着动力。


从淘汰赛阶段的举办地B市回到G市之后,训练营的学员们并没有放假,而是带着激动和感慨重新投入了训练中。

接过队长职位和索克萨尔的方世镜同样没有闲着,除了为有希望进入职业联赛的学员们单独制定训练计划之外,他还要和刚刚成立不久的蓝雨技术部门一起,为黄少天的帐号卡“夜雨声烦”打造一把银武。

暑假总是训练营人员变动最大的时候,有的人因为升级无望而离开,也有人因为兴趣加入进来。喻文州的位置在经过调整之后,和黄少天并排坐在了一起。

他们对之前在B市发生过的对话只字不提,像是保守着共同的秘密,又像是不约而同得决定抛弃一段重叠的记忆。

黄少天发现喻文州其实也并不像他之前表现出来的那么冷淡。而对方那个随身携带的黑皮本子更是远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严肃——那其实更像是一本备忘录,里头除了他一度不知所云的战术之外,还包括了日常的训练安排,食堂的菜谱,甚至某天他让喻文州帮忙记录的快递号码。

“队长的训练计划简直太没有人性了!”男孩子之间的友情建立起来似乎总是特别的容易,不过是一同翻过墙打过架,又或者是一起偷吃夜宵抱怨师长。

“诶,听说你换帐号卡了?”黄少天蹲在电饭锅前头吃得满嘴流油,手上没空,只好用手肘碰一碰旁边的喻文州。

“恩,晚上跟方队聊过,他建议我转练术士。”喻文州一手托腮,一手拿着勺子搅拌,望着一锅的汤汤水水出神。

“哇……”黄少天瞪着眼睛,努力地咽下了一整枚鱼丸,“是要让你用索克萨尔吗?”

“也许吧,”喻文州趁着黄少天还没出手,用筷子准确地捞出最后一个漏网之鱼,轻巧地放进自己的碗里,“不过索克萨尔的加点方式我还不太习惯。”

“我跟你说加点这种事情还是按自己顺手地来最好。之前我剑客的加点也被人吐槽说是非主流,后来我把那个人轮在复活点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喻文州脑补了一番对手被黄少天的文字泡淹没的场景,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们宵夜完毕,收拾好餐具,一同蹑手蹑脚地溜过夜间阴凉的走廊,往自己的寝室走去,眼看着即将成功达阵,却不料身后突然响起来一个声音。

“少天。文州。”

“卧槽,”黄少天已经听出了方世镜的声音,心中暗叫不好,却只能慢吞吞地回过头去,心里头想了一千种解释的理由,却一个都说不出口。

“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外头?文州你也跟着少天胡闹?”

我是无辜的!黄少天在心里头刷出了一个巨大的感叹号,奈何喻文州天生一张好学生的斯文面孔,真要让他在自己和喻文州里选一个看上去调皮捣蛋的,他大概也会投自己一票。

“我今天训练有个地方没打过去,让少天帮忙示范一下。”喻文州不疾不徐地回答。

黄少天偷偷用眼角扫了他一眼,简直都要被对方脸上一副正直的表情说服了。

“算了算了,赶快回去睡吧。”方世镜挥了挥手。

黄少天没想到这次这么容易就能过关,忍不住要给喻文州一个拇指,可是还没比划完,却听到身后方世镜又遥遥地送了句话过来,“少天啊,睡觉之前记得擦擦嘴。”吓得他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脑袋。


第二天的训练休息的时候,喻文州被叫了出去,硬皮本子摊开在桌上,被风扇翻得哗啦啦作响。黄少天心里头好奇极了,忍住了不动手,却忍不住用余光扫了两眼。

非常熟悉的几个字落进他的视野里,“叶秋,一叶之秋。”他记得这是他们上个赛季一起看比赛的时候喻文州提笔写下来的。却不料在那一页隔壁,居然还多出来一张叶秋的素描。

要知道叶秋虽然打法嚣张,比赛之外却低调得可怕,除了有数的职业选手,几乎没人见过他的长相。魏琛自然是见过的,不过考虑到他对上叶秋可怜的胜率,除了骂几句“烟鬼”,“没下限”之外,实在是没什么参考价值。

黄少天自然也是好奇的,好歹等喻文州回来了,忍了又忍,还是装作不经意地开口问了。

“诶我说,你怎么知道叶秋长什么样子啊?不会是想去嘉世吧?我跟你说虽然嘉世已经拿了两个冠军但是这种队伍去了也不好玩啊,还是留在蓝雨看我把他们砍的七零八落最后踩在他们的尸体上拿冠军比较有趣对吧对吧对吧。”

喻文州听他的语气很轻松,知道他并不是当真,颇自然地把自己的笔记本拿起来递给他,一边解释说,“这个是方队上次看到之后画的。”方世镜偶尔会给喻文州布置复盘的作业,自然也看过喻文州的笔记本。

黄少天撇了撇嘴,看喻文州浑不在意的样子,又往前头翻了几页,突然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除了“攻坚手”,“善于把握机会”之外,最后还跟了一条“话唠”的评语,甚至还颇不给面子地打上了着重号。

“喂喂喂这是怎么回事,还有没有一点队友爱啦。”黄少天伸长了手臂作势想要拍喻文州一下,身下的椅子被他带得两脚离了地面,险险地前后摇晃。

“少天的话是有点多,”喻文州用笔抵着下颌,“不过还是可以接受了。”

黄少天摆出来一脸略显受伤的表情,手下的动作却毫无停顿,直到在笔记本上的最后几页发现了一个和前头都完全不一样的名字——蓝翅骑士。

“这个不是野图boss吗?”

喻文州的研究对象向来很明确,要么是即将成为对手的职业选手们,要么是在职业联赛中被大量使用的地图,就黄少天刚才的印象来说,野图boss只有这么一次。

“就……研究下咯。”喻文州罕有的闪烁其词倒是让黄少天来了兴致。他也不多问,只是就着之前的草图点出几个坐标来,“这里,这里和这里——”黄少天笔下不停,围着boss连出一个奇怪的图案。“boss最后红血的时候,在这个范围内都会有非常密集的伤害,之前的主流打法是用堆了血量的骑士去扛,不过据说最近有次版本更新之后伤害又加大了,总之——是非常的变态。”他像是回忆起什么似的,说得眉飞色舞,“我以前喜欢抢别的帮会的boss,当然是在被魏老大骗来训练营之前,这个boss算得上是最难靠个人技术来抢的了。”

蓝翅骑士不过是荣耀地图里几十个野图boss之一,但是他随机掉落的蓝晶羽毛却是夜雨声烦的银武设计中必不可少的材料。

按说蓝溪阁本来是神之领域最著名的老牌工会之一,野图boss的材料也该是手到擒来,奈何随着蓝雨最近的表现,声望也大不如前,再加上荣耀联赛大火之后各支战队都不约而同地加快了装备开发的进度。技术部开出来的单子交到他们手上三个月有余,别的材料或打或换都有了着落,唯独卡在了蓝晶羽毛上。

方世镜上次随口一提,喻文州却记在了心里。与黄少天不同,他花费在荣耀网游的时间并不算长,在确定了兴趣之后就直接申请进入了蓝雨的训练营,野图boss也就只跟着工会打过两次,了解自然不及黄少天来得深刻。

他盯着黄少天握着笔的手,突然问,“你有没有想过利用这些伤害范围里的间隙?”

“当然想过啊,我还试过呢!不过最后失败了……里头有几个地方隔得太远,位移技能的冷却时间不够。”黄少天皱着眉毛摇了摇头。

“如果在这个地方给你来个元素之力呢?”喻文州的笔落在图上的另一个地方。

元素之力,元素法师最初级的技能,需要吟唱,可使对手漂浮在空中。

黄少天想了想,“这我之前倒是没想过,单从距离上来看是可以,但是时机很重要,早了不够撑过CD,晚了直接掉下去可就嗝屁了。”

“也许可以试试……”喻文州沉吟了片刻,像是突然回过神来,“好了,先训练吧。”


黄少天本以为喻文州只是突发奇想,很快把那个野图boss抛在了脑后。训练的计划一天重过一天,难得赶上周末,大太阳又晒得他不愿意出门,百无聊赖地在寝室翻滚,正想要上游戏看看,QQ上却收到喻文州的消息。

“498,810,寂静之森。”

他麻利地上线组了喻文州的小号,不料对方马上紧跟着发过来一句话,“不想暴露就先把麦关了。”显然是准备已久。

黄少天到了目的地一看,被各大工会围在中间的果然是蓝翅骑士,这个boss骑在一只硕大的类鸟生物上,浑身泛着冰蓝色的光芒,显得威风凛凛,不可一世。

他有点好奇喻文州是怎么混进工会打boss的精英团里的,但是现在显然来不及问了。

“准备好了吗?”喻文州也没有开麦,只是突然在团队频道里打字问了一句,黄少天紧紧盯着屏幕上的boss血线,握住鼠标的手指微微一颤。

下一秒,boss红血,大团都忙着后退躲避,一个身影从蓝溪阁的阵营里急速冲出。

夜雨声烦。

黄少天操纵着自己的剑客在boss落下的密集光幕中穿梭,动作轻灵而潇洒,剑客的技能随着他的移动一一施展出来,凌厉的剑光即使是在boss的包围之下也毫不逊色。

屏幕前的黄少天却远没有手下的角色那么轻松,他很快就要到第一个他之前曾经和喻文州讨论过,并且信誓旦旦地认为“过不去”的地方。

“卧槽,要死了要死了,小爷的一世英名啊早知道就不用大号来了。”夜雨声烦以一个“升龙斩”高高跃起,避过boss的横扫,坠落的速度却更快,他勉强调整好受身的动作,却心知肚明如果此时直接落地,将会被贴地的光网秒杀。

然而一团微弱的光就在他即将落地的时刻准确地从他脚下升起,借着浮空的几秒钟,他微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节奏,在技能冷却结束之后立刻接上了下一个技能,重新和boss玩起了放风筝的游戏。

黄少天几乎是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

他以前在网游里抢boss的时候,就习惯了单枪匹马。虽说以他的个性绝少不了臭味相投的一干损友,而是由于他的技术太过出众,选的时机又向来刁钻,以至于完全没有人能跟得上他的节奏,久而久之,习惯成了自然。

然而今天却不一样,喻文州虽然隐匿在蓝溪阁的大部队里,每一次吟唱却都恰到好处地给予他最精确的支援。两个人的配合,默契得仿佛就像一场双人舞。

心有灵犀,天衣无缝。

夜雨声烦落下最后一击,boss甚至还没读完伤害技能就已经倒下,下一刻,蓄势已久的蓝溪阁精英团蜂拥而上,团长把掉落的材料装备逐一贴出来,蓝晶羽毛赫然在列。

“爽!”屏幕外的黄少天脱口而出,一种从未体会过的感觉涌上心头,烧得他一跃而起。直到敲响了隔壁寝室的门,才蓦地回过神来。

“少天?”来开门的是喻文州,身后还有好几个同样在训练营的伙伴,几双眼睛里头都带着兴奋,有些惊讶地看着脸涨得通红的黄少天。

“诶……那个……”黄少天极为罕见地打了个磕巴,伸手挠挠自己之前在床铺上滚得支棱凌乱的头发,“谢谢你啊!”

“不客气。”喻文州愣了一下,脸上浮起一点笑容。


“卧槽这知了怎么叫叫叫叫个没玩啊!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刚做完了日常训练任务,黄少天就一把扯了耳机,纤长的手指虚虚地叩击着桌板。

“少天?你还好吗?”坐在他旁边的喻文州很明显地感觉到了黄少天今天出乎寻常的焦躁。他有些担忧地望着对方,不过瞟一眼训练的计时,黄少天的成绩依然高居榜首。

“方队说今天训练完找我有事,但是又不告诉我到底是什么,我猜估计是夜雨声烦的银武要做好了,但是也说不定是别的,不会是我这段时间的训练他不满意吧……”黄少天压低了声音说。

“那不是好事吗?”喻文州截断了他漫无边际的猜想。

“好事呢确实是好事,但是你知道吗,银武的名字都是随机生成的啊!万一名字难听又不能改,以后怎么办啊……”黄少天鼓了鼓腮,难得一副正经又忧心忡忡的表情。

喻文州不由得失笑。要知道现在的职业联赛比赛中,一共就只有五六把银武,统统都掌握在战队的王牌们手中。一般人要是有这样的机会,早就高兴得飞到天上去了,哪会有这样的烦恼。

“叶秋那个却邪,听上去简直像是门神,”黄少天颇为不屑地吸了吸鼻子,“即死领悟这个名字也不好,死都死了还有什么好领悟的,微草那个灭绝星辰倒还不错,可惜是个扫把,要我说还是死亡之手最帅了……”他兴致勃勃地点评到最后,声音却低了下去。

喻文州心知肚明,除了选手之外,帐号卡在比赛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银武自然又是各部位的装备里最夺人眼球的重中之重,然而在刚刚过去的一个赛季里,被媒体们反复拿来比较的几把银武中,成绩最差,也最为人所诟病的,大概就是索克萨尔手中的死亡之手了。

现在的蓝雨队伍里,暂时也找不到一个接替魏琛的合适人选,如果不出意料的话,下个赛季只能由本来注册为自由人的方世镜暂时操作。

“那你想要什么名字呢?”

“怎么也得来个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吧!”黄少天的右手食指跟中指并在一起,作出一个出剑的姿势,对着空气一阵比划。

“黄少天。”方世镜出现在训练室门口,手里明晃晃地掂着那张黄少天再熟悉不过的帐号卡。

“自己看看呗。”方世镜把卡放在黄少天的桌上,训练营的一堆人都跟着围了过来。

黄少天取下卡套,把帐号卡插进读卡器,外观毫无变化的一张卡,却仿佛莫名的重了几分,以至于让他平时再流畅不过的动作都有了片刻的迟疑。

打开人物界面,焕然一新的夜雨声烦手上是一把闪烁着冰蓝色光芒的长剑,他试着做了几个操作,仿佛手指握住的不再是鼠标,而是游戏里长剑的剑柄,如臂使指,得心应手。

彼时,这群被崭新的银武晃花了眼的少年们都还不知道,这个角色连同这把武器,将在蓝雨的队史乃至荣耀联赛的历史里划下怎样耀眼的痕迹。

第三赛季的蓝雨在失去了前任队长的情况下显得越发风雨飘摇,曾经的老牌强队一直徘徊在积分榜的中游。

已经确定将要在第四赛季正式出道的黄少天和喻文州没有错过每一个主场观战的机会,不到一年的时间,黄少天却已经不再是那个会因为战队的失利而泪流满面的少年人。

他们也开始旁听战队的赛后复盘,各自在心里头反复掂量,即将交到自己手上的担子将有多重,而自己的能力,又是否足以率领蓝雨在愈发激烈的联赛中立足。

常规赛甫一结束,方世镜就正式宣布了将索克萨尔的帐号卡和队长重任双双交给喻文州的决定。训练营里还留着一两个跟他同期的训练生,这时候都把目光落在了黄少天身上。

要知道魏琛还在的时候,黄少天就已经是众望所归的接班人,纵然魏琛后来突然退役,他在蓝雨训练营里的优异表现依然是有目共睹。

黄少天自己却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到周围人的眼神,大咧咧地伸手勾住跟他并列的喻文州的脖子,笑嘻嘻地说,“方队,你这是要激流勇退了啊?”

“老魏留下的烂摊子,我帮他看了一年,现在也算是圆满完成任务了呗。”方世镜习惯性地想要再敲一敲黄少天的脑袋,手伸了一半,却终归是落在他的肩膀上。

“要加油啊!”

“是!”留下的队员和其他训练营的学员们齐声回答。

训练室的人群逐渐散去,喻文州关灯锁门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的黄少天喊了一句“队长”。他转过头,看对方的脸上有一个略带促狭的微笑,没有回应,只是摇了摇头,

“队长队长队长……”没想到他倒还叫上了瘾。

喻文州又确认了一遍,才回过头去,轻声问,“怎么了?”

“没什么,让我先练习一下。”黄少天的手插在兜里,半个身子侧倚在有些斑驳的墙壁上。“队——长——”

“快去吃饭吧,一会儿叉烧包要被抢光了”喻文州轻轻推了他一把,两个人并肩向前走去。

“我要柠乐,你的是冻柠茶。说来队长新科上任,难道不应该请客吗?”

笑闹声消散在凉爽的夜风里。

评论(6)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