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codile

a sorta fairytale

[黄喻]前度(1)

黄少天X喻文州

睡不着随便写写,大概是一个旧情复燃的故事。

相关背景知识以及可能部分梗来自于美剧The Newsroom,非现实。

----------------------------------------------------------------------------------------------

差一刻到下午一点,黄少天的银色spyder跑车轻盈地从车流中拐出,转入蓝雨传媒大厦,停进专用车位,人直接从地库的电梯刷卡上了蓝雨电视台专用的19层。

“早呀黄少。”前台的姑娘大概是刚吃完午饭正在补妆,挪开小镜子就看到自家王牌主播低着头往前走,手机摁得飞快。

“早早早。”黄少天百忙之中还抽空抬头给了一个见牙不见眼的笑容。

他本就长得好,年近而立笑起来还是一片春光灿烂,私底下又没什么架子,请起下午茶宵夜从不手软,公司里的姑娘们上至人事主管下到前台小妹都是他的忠实拥趸。

早上经理给他发了短信,说选好的EP简历已经转发给他了,让他尽快决定。他懒得接vpn上公司内网,才难得的提早到了。

漫不经心地打开电脑,登陆账号,系统载入有点慢,他晃悠着去拉了个窗帘再坐回来。手指在触摸屏上滑动,点开附件,PDF文件打开,丝毫没有预料到等待他的会是什么。

文件顶头的十四号楷体字直接就把他死死钉在了座位上。

黄少天晃晃脑袋,用力地闭了闭眼睛再睁开,试图驱散并不存在的睡意,但是那个名字依然清晰地悬停在他面前的屏幕中间。

喻文州。

他下意识地用中指滑动滚轮,一行行地看下去。

本科学校,专业,活动,奖项。这些其实他不用看都倒背如流。当年他们用的是同一个简历模板,大学四年里的大部分奖项又都是合力拿下的,最后写出来自然也相差无几。黄少天向来得意于自己超凡的记忆力,这一刻却对过于清晰的记忆感到了一丝无奈。

接下来是他所不熟悉的,哥伦比亚新闻学硕士,ACN电视台AP,SP。寥寥几行,就是他们暌违万里的五年。

国内的电视新闻圈子其实不大,这两年圈内早就有好事者开出了喻文州会不会是第一个拿到Peabody奖的华人制片的赌局,黄少天虽然不关注,难免也有所耳闻。

他继续下拉,简历之后跟着一张标准照。大概是一开始的震动渐渐淡去,他心平气和地打量起屏幕上的头像。时间仿佛对喻文州格外优容,五年的时光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明显的痕迹。脸颊似乎是瘦了一点,但是微微上扬的眼角和似笑非笑的表情却还是和当年如出一辙。

如同亲手打开了一个被黄少天自己埋葬在记忆深处的盒子,五年前的喻文州和现在的喻文州重叠在一起,有更多关于他,也关于他自己的记忆汹涌而来,仿佛海浪重重地拍在礁石上。

但是礁石纹丝不动。

他拿起电话拨经理的内线号码,等了一会儿没人接,抬眼一看钟,离他进办公室才不过将将五分钟,午休时间还没过,干脆亲自去员工餐厅抓人。

餐厅在三楼,黄少天一边等电梯一边手里闲不住地转着手机。他在演播室之外总爱做一些这样或者那样看上去无意义的小动作,亲近的朋友没有不笑他多动症的。

电梯终于慢腾腾地爬上十九楼,黄少天下意识地站到一侧让里头的人先出来。中午人多,他琢磨着这事要拉郑轩下水,大概还来得及在进电梯之前把短信发出去,却听到身边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喊他的名字,“少天?”

一阵喧哗里他抬起头,身边经过的人此起彼伏地跟他打招呼他都仿若未闻,只看到经理也刚走出电梯,旁边还有一个人。

“哟黄少,真巧啊。EP的简历你看到了吧?我介绍下,这位就是喻文州先生,好像你们还算是校友呢。”

黄少天的目光从经理笑逐颜开的脸上挪开,轻轻扫过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人,没有放过对方脸上一丝猝不及防的神色。

黄少天的嘴角挂起一点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哂笑。他在高清镜头下生活了五年,对面部表情的控制能力再不济也胜过喻文州这个幕后工作者许多,七情上面还是呆若木鸡都可以信手拈来,无非是犀利言语的辅料。

他朝着喻文州伸出去一只手,“好久不见了,喻先生。”

“是啊,好久不见。”喻文州也很快调整了表情迎上去,放佛刚才那声脱口而出的“少天”已经消散在了人流里。

只是轻轻一触就率先收了手,黄少天立刻转了头去跟经理说话。

“不好意思,我不同意喻先生做我的EP,麻烦人事部重新选人吧。”

经理看他们握手本以为这事已经十拿九稳,却没想到黄少天当着人面就翻了脸。他本也是人精,看自家王牌主播面色不善,不过喻文州似乎没有生气,干脆拉了人往自己办公司走。

“堵在电梯口像什么样子,去我办公室慢慢商量。”

等到了经理办公室关上门,黄少天似乎对坐在会客沙发上的喻文州毫无避忌,只对着经理列出自己认为喻文州不适合做自己EP的若干理由,析缕分条丝丝入扣,纵使公司上下早就对他舌灿莲花的口舌功夫五体投地,经理也不由得觉得头痛。

显然是看出了谈话对象有些走神,黄少天停顿了一下,打算让经理消化下再战,一杯茶就恰到好处地递到他面前。他接过来喝了一口,想说“谢谢”却一半卡在了喉咙里。

刚刚递茶给他的是好整以暇地坐在沙发上的喻文州,这会儿正拿了茶几上摆着的他们公司旗下的新闻杂志看得津津有味。

仿佛是察觉到了黄少天的目光,喻文州慢条斯理地放下杂志,也不看他,只是一条条复述黄少天刚才话里的论点,再加上自己的解释。

“至于最后一点,黄少你刚刚提到了可以提升郑轩做EP⋯⋯”

状况外的经理福灵心至地接过话头:“我们也是问过郑轩的,他说EP压力太大了他懒得加班,还是比较愿意继续做SP。”

对于喻文州这一番熟极而流的反驳黄少天丝毫不觉得意外,他只是下意识地抿紧了嘴唇,露出一点点破釜沉舟的锋芒。

“那你们有没有做过背景调查,知不知道他当年——”

“黄少天!”喻文州突兀地截断了他的话。他从舒适的沙发上站起来,重逢以来第一次认真地和黄少天对上眼神,一字一句地说,“我相信我的专业水准,也相信你的专业判断。现在在国内,你们不可能找到比我更适合担任蓝雨电视台新闻频道EP的人。”

作为曾经的搭档,也是曾经的恋人,喻文州深谙黄少天一旦抓住对方弱点就要穷追猛打的习惯。对于肯定存在的背景调查他自然有自己的一番解释,但这一刀却无论如何不能由黄少天来捅,否则痛的绝不只是他一个人。

这是他们共有的软肋。

两个人的身高相差无几,黄少天直截了当地望进喻文州的瞳孔,试图从里头捕捉到一点犹豫,后悔,或者别的什么情绪。但是喻文州的瞳孔却平静地像是冻结的冰面,只映出他自己的影子。

黄少天怒极反笑,“好,可以。但是要当我的EP必须先过三个月的试用期,在这期间我要随时有权力炒你鱿鱼。”

“这个⋯⋯”经理大概看出了眼前这两个人的不对盘想要打个圆场。喻文州的简历固然耀眼,但毕竟黄少天才是自家的王牌主播,他都已想好了大不了让人事部再去折腾一轮,却没料到黄少天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对一个在美国前三新闻台工作过的SP,这样的要求简直苛刻到有些挑衅的性质了。

老话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即使最后不聘用喻文州,大家今后同行业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时候也不会少。黄少天虽然常常被开玩笑说嘴比脑快,但他今天的举动却实在是让人觉得奇怪。

“好,我没有问题。”而喻文州面对这样的挑衅居然干脆地答应了。他不再看黄少天,只是向向经理点头示意,“如果没有别的问题就麻烦人事方面准备合同吧,我期待早日与您共事。”

他甚至还礼节性地笑了笑,才拉开门走了出去。

评论(7)

热度(186)